乐清市小说网首页->原创书库->《杀生》->正文 全文阅读 加入书签 加入书架 打开书架 推荐本书 返回书页
正文 第十三章 ( 本章字数:7448 更新时间:2007-7-6 6:17:00 )
    4354米的蝎罗冰山在一夕之间崩塌了近半,当冰山开始崩塌的那一瞬间,我才真正明白,天行对他仇恨的人类准备了些什么!弥月已经离开,我们其余五人站在山脚下被内心残留的良知折磨着,我们的冲动为这个劫后余生的星球上生存的人类——带来了更可怕的危险……;我们将作为封印立在空间扭曲裂缝处的蝎罗毁掉了!从此以后,人类不但要面临残酷的战争,也要面对从其他空间出来的“恶鬼”!莫桑皇宫的议事大厅中现在可能已经坐满了那些掌握大权的贵族和皇族成员们,莫桑的皇太子魈也一定正微笑着优雅地转动手中的酒杯,为此庆祝吧?

    想哭!却发现泪水无法从眼眶冲出,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悔和恨,前来救我们的阿搓先生,静静的走到我的旁边,他递给我一根嵌满莲花图案的法杖,我紧紧的握住它,虽然我们没有办法封印住这个裂缝,可是以五人之力,再加上阿搓先生带来的术士,我们或许能暂时阻止怪物们出来,为其他即将招受灾难的国家,争取到宝贵的时间。

    “玄,开始吧,”法特说道,“时间已经不多了。”

    “开始吧。”堪培拉、蓁、鬼魉也说道。

    我回头看着一脸凝重的鬼魉,问道:“你真要一起做?”他一旦这样做,就一辈子也不会再被莫桑接纳了。

    “我流的还是人类的血。”他看着我,坚定地说出他的决定。

    “好,那么我们开始吧。”我站在了结界的中间,其他人站在了四方,我将法杖横放在胸前,冷静的说出祈祷之词,“远古的创世之神啊,请聆听您的子民的祈祷吧,请您用那无边的慈悲,庇护我们不受到邪恶的迫害,恢复空间的平衡,让您的子民能够幸福地安居于此!创世之神啊,请您聆听我们的祈祷,赋予我们强大的力量,让我们战胜邪恶……”

    长长的祈祷之词让人浮躁的心情平静下来,能在体内凝聚着,可是时间越来越紧了,我眼前的冰山缝隙处就已经有不少的鬼和鬼兽群头涌动,都在拼命想从那里出来。

    “玄!不能再等了!”站在最前面的鬼魉,大喊道,同时所有人释放出能!

    “聚!”我喝道,将众人爆发的能凝聚成强大的光幕,向冰山覆盖过去,正好封住了即将蹿出的怪物们。

    站在半透明的光幕前,还能看到那些怪物不死心的拼命想挣破这层东西,这让光幕看上去就像随时会破裂一样。“玄?要加上血封吗?”法特担心的问道。

    “不能,血会刺激他们,让他们变的更疯狂。”我说道。

    “不过我们可以加上水印,”鬼魉突然露出一个微笑,说道。

    “对啊,水有净化的作用!”堪培拉高兴地猛一击掌,大喊道,“快!去取水来。”

    我们利用做祭祀的鬼魉施术后的水,在光幕上以及四周,写下铭文,并在上面落下了我们的全名,加强光幕的力量,防止有人恶意的破坏。

    “玄,我们就在这里分手吧,”事情做完以后,他们四人对我说道,“我们要分头去做准备,鬼魉会去寻找封印的方法,我们五人三个月后再在联盟的王城见面吧。”

    说完这话,他们就匆匆离开了,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我的心里五味混杂,手不由自主到握成了拳,力道大的像要把手中的法杖握碎一样。

    “玄小姐?我们也该走了。”阿搓先生柔声说道,“我们还要去找治疗哈德大人的方法呢。”

    是啊,还有哈德,他就在那里的马车里躺着和“噬魂”抗争着,如果没有办法救他,他会让“噬魂”把他的思想全部吞噬掉,再也不会认识我了。

    “先生,我们走吧。”我不会让哈德就这样忘掉我,那样,他和死了又有什么区别呢?不管用什么方法,即使付出我的生命,我也要让他恢复,因为他答应了我——决不会比我更早死的!

    马车的终点在公国的马夫那城,我们将会把哈德送回他的父亲身边;阿搓先生在路上告诉我一个关于蝎罗出现的故事,在核战结束的三十年后,空间的能量终于失去了平衡,在其他空间中生存的生物们找到了真正进入人界的机会,他们破坏空间由于能量倾斜出现的缝隙,加剧各地缝隙的更大崩溃,在他们中能力强大的皇族和一些贵族第一批进入了人界。他们一进入就发现这里比他们生活的空间要温暖的多,虽然饱受战火可是不论是矿藏还是土地,都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富有,他们决定让他们的臣民和生物进入这里,在这里建立一个由他们统治的大国,可是也能说他们的运气还不够好,空间的缝隙大多集中在了这块大陆上,而且他们进入的关键地方就在蝎罗,幸存下来的术士们发现了这里,知道只要将这里封印住,那些鬼就没有办法大批进入,但是谁有那么大的法力来封印呢?最后术士的带领者——阿搓先生的祖先,他发现了海上飘来的冰山,所有的术士们动用一切的力量将它移到了蝎罗,设下结界,终其一生守侯在那里,几千年来,一批又一批的术士进入蝎罗,耗尽所有的能守侯住这个封印。可是危险终于还是来了,有个组织在五十年前血洗了阿搓先生的故乡——安歇,彻底切断了蝎罗封印所需要维持的能。

    “玄小姐,那个组织就是寒星所在的组织,他们为莫桑的皇族效力,他们是术士中的背叛者。”阿搓先生忧伤的说道。

    “不用伤心,先生;这样的背叛者所犯的错误,还不及我和其他人所犯的错误的千分之一。”我明白的说出心里的感受,虽然蝎罗的崩毁是早晚的事情,但是不该是我们来做;天行对人类有仇恨,可是我也感受到他的矛盾,所以,我要让天行看到,犯了致命错误的我们不会就这样放弃一切希望,我们会努力去弥补自己的错误,弥补对其他无辜的人造成的伤害。

    “先生,我在想,……这个世界上或许没有真正的善良,可是这里却有着其他世界里没有的坚韧。”

    “没错,没有人可以不经过努力就放弃希望,玄小姐,你比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变的更坚强了。”

    “安歇还好吗?”

    “很好,那里重新变成鲜花盛开的地方,那里,你会喜欢的。”

    短暂的谈话结束了,阿搓先生含笑退了出去后,车队继续往前走着,而车里一下子变的安静下来,只有刚睡去的哈德浅浅的呼吸声,他的气息平稳了很多,可是我知道这只是假象,我所做的一切法印都没有办法阻止“噬魂”对他大脑的侵蚀,现在的他在清醒的时候还能记得我是谁,可是再过几天,……我就会从他的记忆里消失,他只会记得他的家人,所以,我要把他送会他的亲人身边。

    “哈德,我从没有想过我会如此的担心一个人,你要记得你答应过我的话,不要比我早死,而且,你还说过无论发生任何事情,你都会站到我的身前,哈德请你不要忘了,我真的需要你。”哈德没有回答我,可是我知道他能听到。

    从莫桑回到公国那么长的路程在我眼中变的很短,再过不久,我和哈德就要分开了,我要到安歇去,在那里重新学习古老的术术,然后到王城和蓁他们会合,想到蓁就回想起她离开时的最后一句话,她说:“我们谁也不欠谁了。”我知道,她因为伤了哈德所以才会说这句话……

    正当我沉浸在回忆中的时候,马车外面传来了惊慌失措的呼喊。

    “救命啊,救命啊——!”

    我掀开布帘看到一个浑身是血的男子在向皮彭他们求救,车队也立刻停了下来,阿搓先生的人已经有人去问发生了什么。

    “怪物啊——,村里有怪物,我……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比魔兽更可怕——!”男人的声音已经带了哭腔,“村里死了好多人……!”

    “你带我们去看看吧?”

    “你们?你们能……行吗?”

    “带我们去吧!”

    那名术士招呼了几位同伴一起跟在不情愿回去的男人后面,进入树林中的村落。我也下了马车,远远的看着他们,荭箩站到我的旁边,小声的问我:“会是什么?”

    “可能是鬼兽。”

    “这里也有吗?”荭箩吃惊的睁大眼睛,“玄姐姐,你们不是已经封印住蝎罗了吗?”

    “缝隙不会只有一处的,而且蝎罗的封印没有强大到可以完全封印它。”我说道,但是心里也很奇怪,没有道理鬼兽会出现的这么快,蝎罗的封印是能够抵挡恶意的毁坏一个月之久,只要蝎罗的封印没有事情,其他的缝隙都会受到牵制,不可能才半个月这里就出事!

    荭箩担心的看着我,问道:“玄姐姐,我们能封印住他们吗?我……我听其他人说,那些鬼和鬼兽是很凶残的,而且他们的能也不弱。”

    “荭箩,你学术的时候学到过五行相克吗?”我说道,荭箩听到我的话点点头,我又继续道“所以总会有什么东西能克制住他们的,不用担心。”

    我的话音刚落,树林中又传来了激烈的能碰撞的爆炸声,他们遇到麻烦了!

    “亚恩,我们去看看?”克雷格下马拔出腰间的长剑对亚恩说道。

    “我也去。”伊恩也下马和他们进了树林。

    “玄姐姐,他们不会有事情吧?”荭箩担心的问我。

    “没事的,他们都有和魔兽恶战的经验,不管那是魔兽还是鬼兽,他们都能安全退回来的。”我走到刚又跑回来站在树林边上观望的男人后面,问他:“哪个东西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他似乎被我突然的问话吓到,反射地向我撞来,我伸手撑住了他,又问道:“你还记得是什么时候吗?”

    他的神情稳定一些后说道:“就一会的工夫,我们下地想摘些菜,没想到地上突然裂开了,那个怪物就从那里爬出来,一下子、一下子咬死了好多人……。”

    “那你是怎么逃出来的?”荭箩好奇地问道。

    男人尴尬的扣着头,不好意思地看着我们,小声地说:“我、我今天偷懒……没有和他们一起到地里,所以……。”

    荭箩不满的皱了皱鼻子,拉着我的手说道:“玄姐姐,我们也进去吧?”

    “不,再等一下。”我说道,我仔细地观察着眼前的男人,他说话时候的眼神让我有些奇怪,而且他的眼睛竟然是深蓝,我试探的问他:“你心情好多了吗?”

    “恩,好多了,我已经感觉好多了,谢谢……”

    他的话音未落,我笑了,我从不知道围绕在自己周围竟然会有这么多的“奇人”,我说道:“能告诉我你是谁吗?”

    他惊讶地看着我,也笑了,道:“小姐,我只是一个农夫啊。”

    “农夫?农夫不会在自己熟悉的人惨死后,短短的半个时辰里,就会很流利的说自己没事了!”我盯着他的眼睛,不容许忽略他眼中的一丁点变化,“你是谁?”

    “呵呵……,”他笑了,“呵呵呵呵,没想到人类的眼睛也会如此的犀利。我可以告诉你我是谁,但是——我要你的血!”

    一股巨大的气浪向我和荭箩袭来,我急忙把荭箩拉开,在扬起的尘土恢复原状后,我看到了他的真面目,深蓝的皮肤,像甲一样的包裹住全身,尖锐的手指上散发着浓重的血腥味,狰狞的面孔上像鱼眼一样的眼睛转动着紧紧地盯着我。“荭箩,回你阿爹的身边去,快点!”

    “恩,玄姐姐,你要小心啊?”

    荭箩松开我的手,向后跑去,我尽可能的向旁边移动离他远些,尽可能的吸引怪物的注意,我说道:“你是怎么出来的?”

    他发出喈喈的声音,像是在笑,眼睛一直盯着我,“你的气味闻起来真是很好啊,要是吃了你,我一定可以变的更强大,不要想逃了,乖乖地让我吃了你吧!”他很兴奋地向我靠近,他每走一步都让地面感到震动,这样庞然的身躯,不可能轻易地钻过那些零星的缝隙,我必须知道是什么原因让他能出来的。

    “你是怎么出来的?”我再一次问道。

    “呵呵,我出来了,是人类自己让我出来的。”

    他含糊的说话,让我无法判断让他们这么快出来的直接原因是什么!我正想再问一句,但是怪物已经不耐烦了,他咆哮着快步向我冲过来;我扬起手中的法杖,身体里的能通过法杖像箭一样的直刺他的头部,淡黄色的能刺穿了他的头部,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怪物并没有因此倒地,反而变的更加疯狂的向我撞来,用尖锐的手掌抓扯我,我一时的诧异,让我的行动变的迟缓了,他的手掌抓住了我的长发,拉扯的疼痛让我险些尖叫出声,“燃!”身体的反射远比我的大脑来的快,一股绿色的火焰顺着他抓住我头发的那只手掌燃遍了他的全身;他发出凄厉刺耳的叫声放开我,疯狂地用手掌拍打、在地上翻滚着。阿搓先生的人中有人趁此机会,向怪物射了一箭,箭带着钷术爆破之能,射中怪物,一声巨响后怪物只留下一些残缺的肢体死去了。

    在树林里激战的伊恩他们也陆续走了出来,看到地上的尸体吃惊地叫道:“这都是些什么啊,紫色的血吗?”

    “那是鬼。”我淡淡的说道,看着一些人开始用炼火将这些东西烧掉,把周围清除干净。

    “真恶心,”伊恩撇着嘴说道,“比里面的那东西看着还让人想吐!”

    “恶心,你还看?”克雷格不满的说道,他正用一块干净的布擦拭剑上黄色的黏液。

    “看,现在不看,下次遇到我怎么知道他是那种。”

    “村子离这里远吗?”我问他们。

    “不远,往前走三四百米就到了。”克雷格说道,“你想看什么?那里满地都是尸体。”

    “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他们出来的。”

    “不是蝎罗吗?”伊恩奇怪地看着我,见我摇头,他咂舌道,“我们没看到奇怪的东西。”

    走进树林,满地的尸体,不大的村落已经完全被毁了,在村子里我也没有看到奇怪的东西,但是当我走到村子的背面时,看到了一个裂成两半的巨石和它前面的祭坛,祭坛上放着许多刚杀不久的牲口,就是这些东西,加上人心里企求他们出现的祈祷,让这些怪物顺利的出了结界。

    “玄小姐,看来我们变的处境更不妙了。”走到我旁边的阿搓先生说道。

    “是的,我们完全忘记了这些,没有想到如此简单的仪式就能让那些东西出来,这里的血腥还会引来更多的鬼的。”

    “是的,我的族人会处理的,你不用担心,到是现在还不知道鬼魉能否找到封印的方法,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鬼随时会大批的进入人界!”



上一页        返回书目        下一页
 
网站首页 | 更新列表 | 短篇更新 | 作品排行 | 退出登录
Powered By YqShi.com © 2006-2008 www.yqshi.com
Copyright©2004-2008 乐清市小说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如有章节错误、排版不齐或版权疑问、作品内容有违相关法律等请至客服中心举报
作品本身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与本网立场无关。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本网举报。
如因而由此导致任何法律问题或后果,本网均不负任何责任。